石泉被赵鼎的话震慑到了,手握茶杯,连杯中之水流到衣袖也不曾察觉。 赵鼎没有妇人之仁,如果不是为了晋国长远的未来考虑,绝对不会提出谈判。 可如果惹恼了他,难保他不会将整个天下打得破碎。 届时,尸积如山,血流漂橹,将不再是形容词,而是一幕幕真实的场景。 “那就将赔款也免了,只要一封致歉的国书便可。” 石泉再一次退让。 但这已经是石泉的底线了, ">

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傲世第一皇子 > 第482章 取偿于东

第482章 取偿于东

石泉被赵鼎的话震慑到了,手握茶杯,连杯中之水流到衣袖也不曾察觉。

赵鼎没有妇人之仁,如果不是为了晋国长远的未来考虑,绝对不会提出谈判。

可如果惹恼了他,难保他不会将整个天下打得破碎。

届时,尸积如山,血流漂橹,将不再是形容词,而是一幕幕真实的场景。

“那就将赔款也免了,只要一封致歉的国书便可。”

石泉再一次退让。

但这已经是石泉的底线了,若是兴师北伐却连一张轻飘飘的国书也换不回来,恐怕楚国内部汹涌的民意会如鲸鲨之口将他吞噬。

石泉心里打定主意,若是你赵鼎一而再,再而三地逼我,我宁肯战至最后一刻,保全我人臣之节。

这一次又是邹静云先开口。

“石相,你我来回拉扯颇费功夫,不如我说一个条件,你若答应便罢兵言和,若不答应就战至不死不休,可好。”

虽做出询问的姿态,可邹静云却全然没给石泉说话的机会。

“楚国割让战船三百艘,金银十万两,遣皇子为质,方显楚人求和诚意,我晋人才能与你们长久地和平。”

石泉愤怒了,猛地将茶杯掷出,差点砸到邹静云的身上。

“黄口小儿,欺我楚国无人不成。”

“赵鼎,想一想项敏,你这么做,让她日后在楚国如何安身?难道要汹涌的民意将她拉下皇太女的位子你才罢休?”

“别忘了,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你永远是我楚国的驸马,将来项敏登基,你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夫。何必断绝自己一条后路呢。”

石泉已没什么筹码,只好将项敏搬出来打感情牌。

石泉觉得,赵鼎身边围绕着那么多女人,曾经那些莺莺燕燕就不说了,近一年来他光是有名分的女人就超过五位。赵鼎一定是个重情重义的男子。

可惜的是,石泉这次估计错了。

赵鼎重情重义不假,可在他的心中还装着更加重要的东西,家国天下。

上一世的他从军多年,为了国家能把命豁出去,难道这一世因为身份的变化,就会忘却心中的信仰不成?

不会的,伟大的信仰一旦确立,就永远不会被磨灭。

赵鼎神色冰冷道。

“石相,我也把话撂在这里,只要我在晋国一天,晋国便永远是我说了算的地方。”

“不管项敏在楚国遭遇了什么,我都会为她出头,不管是被废黜,甚至是被软禁,我宁肯动员百万大军南下也要把她带回来。”

“如果她想来晋国,晋国的皇后之位永远为她保留。”

“至于要我去楚国做皇夫,这话再也不要提了。”

赵鼎依着栏杆俯视山谷中晋楚十余万军队。

“大丈夫生不当五鼎食,死当五鼎烹。我赵鼎从今以后不会屈居任何人之下!”

石泉呆呆地望着赵鼎,他忽然觉得这个男人变了,身材雄伟,更加高大。

如果由他做楚国的皇帝,恐怕自己的北伐大业也不会变得那么艰难。

“赵鼎,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想要什么,给我明说吧。”

随着一次次讨价还价,石泉的心理预期也在变得更低。

来之前,石泉还想要获得一些战争赔款,以弥补此次北伐的损失。可现在,石泉觉得只要楚国不割地赔款就算是胜利了。

听到这话,赵鼎知石泉的心理已发生变化,自己是时候改变此前暗弱的态度,转变为强势了。

“其实晋楚两国皆为华夏子民,本该是亲如兄弟,血浓如水,断不该妄动刀兵,既伤了天和,也伤了两国的感情。”

“我既不想对楚国割地赔款,也不想要楚国对我割地赔款。”

石泉忍不住问。

“哪你想要什么,总不能什么都不谈就议和吧,恐怕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听到赵鼎什么也不要,石泉反而有些不自在了。

有时候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奇妙,越渴望什么越得不到什么,越无欲无求反而盆满钵满。

赵鼎目视东方,指着初生的太阳。

“石相可知东方海外是什么世界?”

石泉愣了片刻,仔细思索后才答复。

“听本国渔民、商人说,海外仍然是无边无际的大海,永远也到不了头,而所有海水最终将汇聚入归墟。而归墟之水将升腾入云,降在天下各处,而后汇聚成江水,再流入大海,流入归墟。这便是万物轮回。”

“不过在东方的海域上好像有一些岛屿,上面生活着野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