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原神:以丘丘人之躯比肩神明 > 第481章 月光

第481章 月光

欢快无比,在神州几乎霸占了节庆时期二胡曲目的所有位置,属于随便拉个神州人大概率听过却叫不出它名字的状况。

“喜庆,这首曲子听着就无比喜庆!这完全没有问题呀,你真的不考虑参加音乐节吗?”派蒙拍着巴掌评价道。

“你没发现这首曲子完全没有故事感吗?即使以我业余的二胡水平来看,这曲子也只适合做做背景音乐,要在音乐节上当一个单一节目呈现的话,还是有些艰难了。”

“故事感?”派蒙挠头思索,“确实,听二泉映月的时候我总感觉看到了一个落魄潦倒的人的一生,这首曲子就没这种感觉……还有吗?你还有其他好听的曲子吗?”

反正闲来无事,王尘索性把赛马也演奏了一遍,而后向几位听众问道:“猜猜这首曲子讲的是什么故事?”

“好像是在追逐?而且是追得特别紧张的状况!”

“没错,这首曲子的名字叫做赛马。好的曲子就是这样,只要听过一遍,就能让人们大概把握到它的意思。”

“还有吗还有吗?”

眼看这几个人该做饭的不做饭、该吃饭的也不吃了,都要围过来听,王尘笑了笑:“那就再来一首。”

他一扫前面两首欢快的曲风,弦一拉动便是浓浓的悲凉。

他这次演奏的是‘穿越时空的思念’,这并非通常的二胡曲目,是从其他作品改编来、他曾经出于兴趣学习的,悲凉的曲调配上悲凉的二胡,非常够味儿。

“还有吗?还有吗?虽然有点悲伤,但是很好听!”

“那就,最后再来一首吧…最后一首哦?”

王尘事先声明后,拉动了二胡那相依为命的两根弦,一阵凄凉月夜的氛围从曲声中弥漫了出来。

这首曲子叫做‘月光’,此月光也非彼月光,这是神州的月光。

月光色,女子香……

二胡的声音像是一个人在泣诉,虽然不如笛声那样悠扬婉转,悲凉对悲凉,碰上月光,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是谁布置的!”

时间已经是半下午,午饭时过于忙碌,两人都没有提起吃饭,此时才共同前往了万民堂。

香菱看起来出海还没回来,倒是遇见了来吃饭的荧和派蒙,她们之前不知道忙了什么,也是这个点才来吃饭。

“对了对了,”一见面派蒙就说道,“之前忘记问了,尘你的二胡不是很厉害吗,要不要也参加音乐节?”

“我?我上台拉个二泉映月,你确定?”王尘反问道。

“你二胡拉得那么好,就没有欢快点的曲子吗?”

“既然你都这么捧我了……倒是还真有一曲。”

“啊?二胡真能拉出欢快的曲子吗?我还以为…快让我们听听?”

店里没别的客人,卯师傅、申鹤和荧也都期待的看着自己,王尘也不推辞,取出二胡,试了两下音,找到感觉,接着开始演奏。

提起二胡的曲子,大部分人只知道‘二泉映月’,更进一步还有些人能够说出‘赛马’,赛马确实比较激昂欢乐,但逢年过节还是王尘此刻演奏的曲子最合适。

这个曲子叫做‘喜洋洋’,此喜洋洋非彼喜羊羊,其曲声欢快无比,在神州几乎霸占了节庆时期二胡曲目的所有位置,属于随便拉个神州人大概率听过却叫不出它名字的状况。

“喜庆,这首曲子听着就无比喜庆!这完全没有问题呀,你真的不考虑参加音乐节吗?”派蒙拍着巴掌评价道。

“你没发现这首曲子完全没有故事感吗?即使以我业余的二胡水平来看,这曲子也只适合做做背景音乐,要在音乐节上当一个单一节目呈现的话,还是有些艰难了。”

“故事感?”派蒙挠头思索,“确实,听二泉映月的时候我总感觉看到了一个落魄潦倒的人的一生,这首曲子就没这种感觉……还有吗?你还有其他好听的曲子吗?”

反正闲来无事,王尘索性把赛马也演奏了一遍,而后向几位听众问道:“猜猜这首曲子讲的是什么故事?”

“好像是在追逐?而且是追得特别紧张的状况!”

“没错,这首曲子的名字叫做赛马。好的曲子就是这样,只要听过一遍,就能让人们大概把握到它的意思。”

“还有吗还有吗?”

眼看这几个人该做饭的不做饭、该吃饭的也不吃了,都要围过来听,王尘笑了笑:“那就再来一首。”

他一扫前面两首欢快的曲风,弦一拉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