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东北出马秘闻 > 第632章

第632章

朝安讲到这里,眼里掩盖不住的惊慌恐惧,整个人紧紧抱着臂膀瑟瑟发抖起来:“我那是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哪里见得过这般血腥的场面,我使劲儿的咬着手臂,以免自己害怕的叫出声来,待他们走远,才壮着胆子上前一探究竟。

我发现不知为何,他们将她的血肉皮囊丢弃,只留下锁骨以下位置的几处骸骨,还小心的将其清洗干净,晾晒起来待用。我仔细搜寻着,终于在桌子下边的抽屉里,找到了一块儿残缺破旧的标满注解的羊皮。”

“那是什么?”我问。

朝安仰天长笑,道:“看来是天不亡我,那羊皮之上,就是这引灵延年的法子。之前寨子历任族长,只偷偷将此法传授族中男子,继而代代相传下去,便成了这寨子中只有男子才知晓的秘密。”

我点点头,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这传男不传女的手艺,你便是那时候偷学了去的。”

“周大猛”也很感慨,开口问道:“所以你是为了替死了的人报仇,才杀了他们自己的族人的?”

朝安摇摇头,哀叹道:“我从小就饱受欺辱,能苟且活着就不错了,哪里还有胆子敢杀人报仇?那日我虽偶然知晓了寨子的秘密,也明白过来当年母亲的死因,但我还是怕……便将那日所见,只当成一场噩梦,深埋在了心底。”

我追问道:“既如此,那后来怎么又会……”

朝安继续缓缓讲道:“父亲接连娶了两个媳妇,已把家中这些年的积蓄花个干净,他只能暂时断了再娶的想法。我为了苟活下去,平日里极力讨好着父亲,又主动担起家中琐碎的家务事,渐渐的,父亲对我的厌恶似乎也淡了许多。

我以为日子可以就这样相安无事的一直过下去了……”说到这里,朝安不由得苦笑道:“我还是太天真了,我恰恰忘记了最为致命的一点,八年的时光一闪而逝,我也到了出嫁之日。”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你也……”

朝安泪如雨下,道:“那一刻我才知道,知道真相的人,才是这世上最恶毒的诅咒!那既见过那般血淋淋的场面,便知这一去,或许就是鬼门关了,哪里还有别家女儿出嫁前的欣喜。

那几日,我终日跪在父亲床榻前,不吃不喝的一直磕头,只祈求他能念在这些年相依为命的父女情分,别将我嫁出去,我愿用后半辈子,当牛做马一辈子去伺候他。”

我哽咽道:“他没答应?”

朝安冷笑道:“那日,他和我说了句,我这辈子听过最残忍的一句话。”

我问:“他说了什么?”

朝安笑道:“他说,他还得指望我的彩礼,去再娶媳妇儿呢。”朝安癫狂的大笑不止:“可笑,实在是太可笑了,我原以为这些年的极尽讨好,已让父亲对我已生出了几丝情分,原来一切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自以为罢了。

在他的眼里,我和那些待宰的牛羊一般。哪里有什么情分,只不过时候未到,待价而沽罢了!”

众人都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只能默契的都不忍打扰她。

待她哭完,我才继续问道:“后来,你嫁了?”

朝安点头,又继续讲道:“嫁了!被我父亲找了族中几个精壮的,硬是五花大绑抬入洞房的。新婚夜后,我天天提心吊胆,郁郁寡欢,生怕和母亲及那姑娘一样,生下个女娃子。直到一年后分娩,我终于如愿以偿的诞下了一名男婴。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族中的长老为我摆下三天三夜的流水庆生宴,我像个挽救苍生的英雄一般,接受着整个村子的称颂和祝愿。我的身边是体贴入微的丈夫,我的怀中是灵动可人的儿子。”

朝安自嘲道:“我曾天真的以为,命运终究是眷顾了我。”

我不解道:“既然已求仁得仁,为何后来却又成了这个样子?”

朝安看向我,我分不清她的眼中,是憎恨,还是苦涩。她缓缓开口,没来由的问道:“小子,你知道什么是绝望吗?”

我还没回答,她却又自顾自的讲了下去:“所谓的绝望,是你所有的努力都做过后,便自以为能逃脱苦海了。殊不知命运,早就在我出生之日就打下了无处可逃的烙印。”

我不解,问道:“什么意思?”

朝安冷笑道:“原来十岁的那个夜晚,我知道的仅仅是这噩梦的上半部分,直到一年后,我那日日恩爱的丈夫抱着一岁的孩子跪下求我,我才知这噩梦竟还有后续呢!”

我意识到了什么,开口应道:“所以,即便生了儿子,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