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前妻难哄,顾总夜半来敲门 > 第135章 所有人都失踪了

第135章 所有人都失踪了

从看守所走出来的那一刻,仿佛一具行尸走肉般。

好像出来的只是躯壳,而灵魂,已经陪着沈和留在了那间阴暗潮湿的屋子里。

沈和亦是如此。

她没有骗顾言慎。

她不怕被关在这里,她知道,顾言慎一定会救她出来,证明她的清白。

她只怕顾言慎会为了救她而莽撞行事,手上再添人命。

那顾家看似风光,可风光背后,又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悲凉。

上了车,顾言慎直奔中医馆。

于棠一整晚都没有睡觉,坐立难安的,只恨不能替沈和受过。

一听顾言慎去见过沈和,她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明明那样担心,可又不敢去问沈和的情况。

当初白栀报警的时候,她也进过看守所的。

进了那里的人,就算什么都不做,对心态也是一种极大的考验。

顾言慎没有和她废话什么,直接将沈和所嘱托的内容尽数说给她听。

于棠抬手抹了把眼泪,不住的摇头,“没有啊,真的没有!”

她解释了无数遍,可大家好像都不信任她。

次数多了,她难免觉得无力,“和和一早就告诉过我那碗药的重要性,她千叮咛万嘱咐的事我又怎么会不放在心上呢?别说喝水上厕所了,就连你嫂子来给我送饭我都没吃......”

忽然,她声音逐渐低了下去,不知想到什么,捂着唇惊呼了声,“天呐,不会吧......”

顾言慎眉心一拧,“怎么了?”

于棠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想,怕自己的话扰乱了他们夫妻俩的判断。

可事关沈和,又觉得就算只有一点可能,也该说出来让顾言慎查个清楚。

她使劲儿咬着下唇,纠结了好一会儿才道:“我煎药的时候你嫂子有来给我送饭,我说我忙完再吃,她就给我放到了脚边,但站起来的时候差点儿晕倒,我就伸手扶了一把,本来想给她把脉看看,结果她说是她这几天都没睡好的原因,就叫我把她扶、扶到客厅的沙发上,该不会是她......”

于棠边说边观察顾言慎的表情。

如墨般的瞳孔逐渐深邃起来,似乎藏着一股淡不可见的火苗,脸色越发深沉。

于棠以为他不相信自己说的这些话,或者把这些话当做是她推卸责任,想污蔑谢南笛才说的。

为自证,她随即伸出三根手指竖在太阳穴边,字字铿锵,“顾言慎,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煎药的时候除了谢南笛来过,真的没有第二个人了,我敢以我师父的名义发誓,除此之外,我绝对没有让药罐离开过我的眼睛!可她……她不是你们自家人吗?”

自家人......

顾言慎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唇边连连溢出苦笑。

这么多年,害他们家破人亡的,不就是那所谓的自家人吗?

他丝毫不怀疑于棠那些话的真实性,不为别的,就为她救沈和出来的心同自己一样。

可顾言慎不明白,如果下药的人是谢南笛,那她目的是什么?

她又是哪儿来的药?

害了五老太爷,最坏的结果就是自己拿不到那些股份,董事长的位子就会被顾庚旭抢走,对谢南笛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她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

顾言慎紧皱着眉心,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顾总!”

门口忽然传来一声急呼。

顾言慎回过头,见凌海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来,凌天晚了半步,没能拦住他。

朝顾言慎投去了抱歉的眼神,凌天拉住自家哥哥的手臂就往外扯。

可凌海那么大的块头,又岂是他能拉得动的?

只轻轻一扬手臂,就将凌天甩出去两米远。

随即跑到顾言慎身边,却在看到于棠时欲言又止。

凌海和凌天不同,他一向稳重话少,很少有这么风风火火的时候。

便是不开口,顾言慎大约也能猜到不是什么好事。

抬眸扫了眼兄弟两人,抬脚离开时,他们便不约而同的跟了上去。

“你去哪儿啊?”

他话说到一半就走,于棠脑子里还稀里糊涂的。

想追上去问个清楚时,那三人却已经驱车离开。

凌天踩下油门的同时,凌海从副驾驶上回头:“顾总,他跑了。”

“什么?”

顾言慎瞳孔一缩,猛然坐直了身体。

这所谓的‘他’,便是不说名字,在场的三人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