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娘娘总是体弱多病 > 分卷阅读1

分卷阅读1

==第一章==

昭和七年,六月初七。

眼下恰是一年中最要炎热的时候,但宫中气氛却是一片冷清压抑,暖阳照在青砖黛瓦上,琉璃瓦片上反射细碎的光芒落在宫人身上,都仿佛渗着一股森冷之意。

蔌和宫前格外安静,和前些日子的门庭若市截然不同,宫人经过时,都下意识地脚步放轻,死命地垂着头,生怕闹出一点声响。

过了蔌和宫后,有宫人没忍住地回头看了一眼。

前些夜里落了一场大雨,将蔌和宫门前冲刷得干干净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偏这样的粉饰太平,却越发让人心惊胆颤。

有人拉了宫人一把,低骂:

“你不要命了!乱看什么?!”

被骂的人缩了缩脖子,忙赔着小心,赶紧端着物件和同行人离开此处。

从蔌和宫走出来的扶雪见到这一幕,心底恼骂都是一群趋炎附势的狗奴才,她唾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凝固冷清的殿内,面上又不由得带上愁容,身后小宫女不解地问:

“姐姐在想什么?”

扶雪掩住心底的担忧和烦躁,没有露出一点情绪,摇了摇头:“没什么,动作麻利一点,和我去宫门口接人。”

小宫女红苕应了一声,忙忙跟上。

扶雪脚步稳当地往宫门走,但心底一点也不平静,她想起出来时娘娘的神情,她眉心不由得锁了锁。

最近宫中不平静,先是她家娘娘和冯妃娘娘先后诊出有孕,还不等宫中欢喜多久,很快便出了事,最大的一件事莫过于她家娘娘小产失了皇嗣,这本就足够让娘娘难过,偏生太医诊出娘娘此次小产落下病根,日后也许于子嗣有碍。

在宫中待久了,谁不知道太医院那群人是什么德行?

从不肯将话说满了。

敢说出这番言论,基本上也就代表了娘娘于子嗣一事再无可能。

如何能不叫娘娘伤心?

扶雪默默在心底替娘娘觉得惋惜和难过,而她现在不陪在娘娘跟前,自是另有原因。

皇上恩典,许娘娘母族人进宫探视。

她这一行,便是去替娘娘接夫人入宫,娘娘虽小产,但到底皇上疼惜仍在,她亲自来接人,便是怕有人怠慢夫人。

扶雪想到这里,眉眼深处不由得升起一抹忧虑。

娘娘小产至今已有月余,消息也早就传出了宫去,皇上虽有恩典,但一系列流程走完,就耽误了不少时间,扶雪想起了昨日府中传进来的消息,她不着痕迹地抿紧唇。

从蔌和宫到宫门前,要经过一条长长的红色甬道,但再长的路也有尽头。

隐隐约约见到了宫门前等待的人影,扶雪不着痕迹地抬头看去,她下意识地略过夫人,看向夫人身后的那个人。

只是,这视线一落在那女子身上,扶雪便有些呆住。

扶雪自认她是见过不少美人的,身处皇宫,所见几乎没有一个不是好颜色,便是她家娘娘,不论进宫前后,都是被称为明艳无双,她本以为这世间不会再有人的

颜色会叫她惊叹。

但在看见眼前人时,她依旧没有忍住。

来人穿着一袭简单的青色襦裙,分明是六月天,她却在裙装外拢了一层单薄的披风,青丝披散在身后,有一缕落在肩头脸侧,被风轻轻拂起,勾出她白皙尖细的下颌,她轻抿着唇,唇色有点淡,杏眸也轻轻下敛着,脸颊饱满而水嫩,晕了一层浅浅的胭脂,很淡,仿佛不起眼,却没人能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暖阳也偏爱她,停留在她身上不肯离去。

女子神情淡淡,只有柳眉弯细间余下些许温柔。

不止神情淡,她的妆容也很淡,脸色和唇色都有点白,让人一眼就看得出她有病容在身,却半点不折损她的美貌,只让人触目惊心,越发叫人激得一股怜惜。

扶雪堪堪收回心神,她掩下惊愕,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位早早被送到外祖家十余年的二姑娘居然会出落得这么亭亭玉立。

扶雪想起昨日府中送是今日夫人进宫看望娘娘会将府中的二姑娘一起带来。

她和娘娘本来也猜到了府中的用意,府中的确是疼爱娘娘,但娘娘身体落了病根,府中当然不会就此罢休,送来府中的女子诞下一个和邰家有血缘的皇嗣迫在眉睫。

但扶雪跟着娘娘许久,也知晓娘娘对皇上的心意,主仆二人本来还以为依着府中对娘娘的疼爱,这件事还有回旋的余地,但如今见到了二姑娘的容貌,扶雪立时心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