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书院

繁体版 简体版
白马书院 > 娘娘总是体弱多病 > 分卷阅读341

分卷阅读341

邰谙窈也收到敬事房的卷宗,待翻开后,她视线忽然一顿。

卷宗上的一页纸上,记载这数个月的侍寝消息。

满篇的合颐宫和坤宁宫。

邰谙窈从不在意?时瑾初在坤宁宫外的做法,她养胎时也很?少关注其余人的侍寝情况,于是直到今日她才意?识到,时瑾初许久不曾穿过旁人侍寝一事。

邰谙窈仓促地将卷宗合上。

绥锦意?外:“娘娘怎么了?”

邰谙窈垂眸,她轻颤了眼睑,低声:

“……没什么。”

其实,时瑾初做得再多,她也总是不肯信时瑾初的,她始终记得一件事,时瑾初随时有?后悔的机会。

不论她是否有?动心?,这一点就足够让她时刻保持警醒。

但如今,邰谙窈实在有?些分不清真假了,她难得糊涂,怎么变成?这样了。

邰谙窈按下情绪,专心?准备起启儿的百日宴。

时瑾初最近常是忙碌,坤宁宫都不怎么能见到他,百日宴这日,难得见到人,邰谙窈终于忍不住问:

“皇上最近到底在忙些什么?”

时瑾初眉眼有?些疲倦,他掀起眼,道?:“你马上就能知道?了。”

邰谙窈不知道?他在打什么哑谜,只是黛眉轻蹙地摸了摸他眼底。

她指腹温柔,轻轻抚过他眼角。

许是察觉到些许她的情绪,时瑾初不由得垂下视线,他俯身?亲了亲她的额头,似有?些缱绻,他低声喊她:

“杳杳。”

话?音中?像是藏了什么情绪,他眸底神色也深浅不明,邰谙窈听不懂,也看不懂,她只能轻声应他:“我在。”

莫名的,她觉得他是不想听见她自称臣妾的。

她在某些时候总是格外敏锐。

时瑾初牵住她的手,低声:“走吧。”

邰谙窈乖顺地跟着他一起上了銮驾,等到了太和殿,邰谙窈才惊觉些许不对劲。

她怎么记得启儿的百日宴并非是这么大?的规格?

邰谙窈看见了舅舅,舅舅朝她拱了拱手,四周的朝臣态度仿佛也变得格外恭敬。

邰谙窈纳闷,迷惘。

她其实是知道?的,时瑾初立她为后,其实朝堂中?并非没有?反对的声音。

嬷嬷抱着启儿跟在她身?边,邰谙窈下意?识地望向?启儿。

有?人握了握她的手。

邰谙窈脑海中?骤然想起一件事,选秀那日,张德恭曾说时瑾初传礼部?尚书议事。

后来时瑾初一直忙碌。

到底是什么事值得这么隆重?还需要涉及到礼部??

当日没有?想出结果,如今邰谙窈心?底却隐隐生出一个猜测,她悄无声息地咽了咽口水。

真的会那样么?

她有?点不敢想。

但当她真的听见册封太子的圣旨时,邰谙窈却是下意?识地转头望向?了时瑾初。

她其实比谁都清楚,时瑾初对权力的看重。

他不许旁人觊觎片刻,即使那个人是太后娘娘,一旦有?僭越,他心?底也会生出芥蒂。

后来太后娘娘闭门不出,何?尝不是察觉到他的态度。

她惯来是知道?他有?多薄情的。

他怎么会在他尚是壮年时,册立储君?

在她呆愣的时候,满殿众人圣旨下跪,邰谙窈倏然回神,只看得见一片乌压压的人头,她隐隐听见有?人的恭祝声,但那些声音又好像离得她很?远,让她听不真切。

邰谙窈代子接旨。

她再去看那些朝臣时,蓦然醒悟,怪不得他们今日态度如此恭敬。

他们会不敬皇后。

却不会不敬储君之母,不会不敬未来的太后。本书由lk团队为您独家整理

有?人将她扶起来,垂眸问她:

“不想要?”

他问得好简单,好像和那日问她是否要碧螺春一个语气。

邰谙窈握住圣旨,她眼眸些许泛红,她也说不清原因,没好气地咬声道?:“谁会不想要。”

时瑾初扣住她的手,隐约低笑声:

“他们都看着你呢。”

邰谙窈忙忙慌乱地擦了下眼角,她擦得隐晦,甚至拿时瑾初的身?子做遮挡。

时瑾初低眸,没忍住地轻勾唇。

他惯来清楚,他和女子之间?的情谊从不纯粹,她眸子再是透彻,也掩盖不住她的野心?。

她会有?一点对他动心?,无外乎是他肯给?她想要的。

但时瑾初不在乎。

他甚至觉得她这样最好。

因为,在这世间?,她想要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